1. 創業頭條
  2. 創業動態
  3. 正文

在線教育2020:崩潰、理性與瘋狂

 2020-12-14 16:23  來源:創業最前線  我來投稿 撤稿糾錯

  域名預訂/競價,好“米”不錯過

出品 | 創業最前線

作者 | 黃燕華

編輯 | 馮羽

提起2020年的在線教育,足以用“瘋狂”二字來形容。

這一年,有玩家在短短7個月內累計吸金32億美元,也有10家機構在2個月內的市場投放額超100億元。

在線教育機構瘋狂撈金,也讓在線教育一改往年的低調,開始脫胎換骨。

瘋狂攬客、燒錢投放,以虧損換規模,這些互聯網圈的常見套路似乎讓教育這個慢賽道“快”起來了——疫情也讓他們紛紛上演了一場反轉故事,虛張聲勢的投機者很快斷流退場,而身懷絕技的玩家則在這個動蕩的市場環境中,將優勢極速放大,并憑借彎道超車構建起旁人一時難以逾越的護城河。

要知道,在這個爭分奪秒的賽場,一時的落后,喪失的恐怕不僅是先機,更是真金白銀換來的身位差距。

而這還只是在線教育的陽光一面。

另一面,則是在線教育玩家們博弈與廝殺的角斗場。

今年年初,線下教培的慘痛經歷自不必說,就連頗受資本追捧的在線教育也難逃市場的殘酷定律——獲客、規模、盈利,這些都是教育行業的生死線。

倒閉、*、裁員、造假......為了生存,他們無所不用其極,但仍有機構僅1個季度的凈虧損額就接近10億元。

前路昏暗,但索性仍有遙遠的微光。望向2021,教育人需要做的,不過是繼續撥開迷霧,走到下一段光明大道上去。

1

花錢容易,賺錢難

2020年的在線教育,可謂狂熱之極。

數據顯示,2020年1-11月,在線教育行業共披露89起融資事件,雖較去年同期的136起融資事件減少了35%,但融資總額卻高達近388億元,較去年同期的109億元激增257%。

不過,這份“狂熱”卻只屬于各細分賽道的頭部玩家。

1.頭部玩家“拿錢”容易

最吸金的賽道,當屬K12在線教育 。

今年3月猿輔導融資10億美元,6月作業幫獲投7.5億美元,9月掌門教育融資超4億美元,10月猿輔導再次獲投22億美元......僅猿輔導、作業幫和掌門教育等三家頭部機構合計吸金超過43.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84.3億元),占到過去11個月在線教育行業融資總額的73.27%,而這還不包括好未來11月從二級市場募資的15億美元。

此外,大量的資金也涌入在線數理思維賽道 。

據統計,2020年數理思維賽道僅披露了6起融資事件,其中就有4起融資由火花思維和豌豆思維兩家頭部機構產生,占比2/3——火花思維今年4月、8月和10月分別完成3000萬美元、1.5億美元和1億美元融資,豌豆思維則在11月拿到1.8億美元融資,可以說幾乎包攬了整個數理思維賽道的融資。

第三大吸金賽道是在線少兒英語 。

據「創業最前線」統計,在過去的11個月里,在線少兒英語賽道共產生6筆融資,且單筆融資均為億元級別,其中有4筆融資來自主打在線一對一的伴魚和阿卡索,另外2筆分別來自專注在線小班課的鯨魚外教培優和主打AI課的叮咚課堂。

緊隨在線少兒英語的則是在線少兒編程賽道 。

據「創業最前線」統計,今年年初至今,在線少兒編程賽道僅披露了8起融資事件,其中有半數融資事件由頭部機構產生,而編程貓今年更是以兩輪近16億元的融資金額領跑整個賽道,占比超過80%。

當然,還有另一個容易被忽視的賽道——在線職業教育,其熱度雖不及18歲及以下人群的教育賽道,但這并不妨礙它受資本青睞。

今年2月,技術社區及在線技術培訓平臺51CTO融資2000萬美元;4月,奈學教育獲投數千萬元;5月,青椒課堂融資近千萬元;8月,開課吧獲投5.5億元。

除了在線輔導項目吸金,教育信息化項目同樣獲得資本力捧。

4個月內,翼鷗教育獲投兩輪,分別為7月的數千萬美元B輪融資和11月2.65億美元C輪融資;而百家云也在一個月內斬獲兩筆融資,分別為1.78億元的B輪融資和9300萬元B+輪融資;此外,10月下旬,小鵝通也宣布其已獲得騰訊數億元C輪融資。

2.頭部玩家“花錢”更容易

比起狂融資,頭部玩家的超高營銷投入也許更令人咋舌。

在今年暑期營銷大戰開打之前,有道精品課和作業幫兩家頭部機構不惜重金請代言人。先是4月15日有道精品課官宣中國女排總教練郎平成為其品牌代言人,緊接著4月17日作業幫宣布中國女排成為其代言人。

“網校就上學而思”“作業幫累計用戶超8億”“猿輔導在線教育全國累計用戶突破4億”......進入2020年,在線教育的廣告以“狂轟濫炸”的方式出現在朋友圈、抖音和頭條等線上平臺,以及地鐵、公交與電梯等線下公共場所。一個基本事實是,在線教育機構間的生源爭奪戰正在從線上打到線下,從一二線城市向下沉市場蔓延。

而在線教育機構們紛紛發力“暑期檔”,也將這場“撒錢”大戰推向新高潮。

據「創業最前線」了解,僅今年7、8月份,前10家在線教育機構的市場投放額大概率超過100億元。而這一推斷也可從跟誰學和網易有道兩家三季報一窺究竟。

今年三季度(含暑期兩個月),跟誰學的銷售費用高達20.56億元,同比大增超5倍;網易有道的市場營銷總費用也達到了11.48億元,同比增長近4倍,為其2020年以來最大的市場營銷投入。

盡管進入秋季,在線教育機構間的營銷大戰勢頭稍有放緩,但也足以引發外界熱議。

知情人士向「創業最前線」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9月初,幾家頭部在線教育機構僅在抖音平臺上的日均投放額便都超過了300萬元。其中,猿輔導投放最猛,日均投放高達927萬元。到10月中旬,猿輔導的這一數字被更新為近1400萬元,作業幫同期的投放額也從357萬元上升到800多萬元,翻了至少兩倍。

相比之下,在線啟蒙教育賽道雖在熱度、規模等方面有所不及,但這并不影響外界對它的高關注度。

今年以來,斑馬AI、瓜瓜龍啟蒙和騰訊開心鼠等三家頭部機構持續大規模投放廣告。根據「創業最前線」從知情人士處了解,9月份,斑馬AI僅在抖音等線上效果類媒體上的日均投放量就達到600萬元左右,一個月下來投放額接近2個億。

3.玩家“賺錢”難,要持續賺錢更難

然而,高融資、高投入換來的卻是無盡的虧損。

即便是曾一度實現多季盈利的在線教育機構,最終也難逃虧損命運。

新東方在線是較早就實現盈利的在線教育公司。公開數據顯示,2016財年、2017財年,新東方在線總營收分別為3.3億元、4.5億元;凈利潤分別為5955.1萬元、9221.2萬元。隨后三個財年,該公司營收雖仍保持增長勢頭,但凈利潤卻連續下滑,于2019財年首次轉虧,在2020財年的虧損更是一度擴大到7.6億元。

另一個典型例子是跟誰學。自2018年以來,跟誰學已連續8個季度實現規?;?,凈收入連續6個季度增長超4.5倍。然而,該公司在今年第三季度的凈虧損額卻高達9.3億元,同比大幅轉虧。

2

倒閉向左,裁員向右

事實上,在線教育的故事不止是令人津津樂道的瘋狂,也有更多在線教育企業們不愿提及的一面。

人人都說疫情帶火了在線教育,但同時,它也成為壓倒某些在線教育機構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先宣告倒下的在線教育公司是明兮大語文。今年2月,明兮大語文創始人王嘉樹在《致明兮家長的一封信》中表示,“明兮語文由于資金發生困難,目前公司已經停止運營,很抱歉在這個舉國艱難的時刻,明兮沒能走過這個冬天。”

無獨有偶,另一家在線教育公司柚子練琴也于11月30日通過官方微信發公告稱,由于市場環境和經營不善,企業一直處于虧損狀態,并出現現金流斷裂、資不抵債,無法繼續經營等情況,已啟動破產清算程序。

當然,有些在線教育機構雖未倒下,但卻走上了“*”之路。

今年8月,字節跳動宣布收購在線數理思維教育公司“你拍一”,收購完成后,后者將保持獨立運營,前者將在技術、品牌及資本層面提供支持。

而另一家在線少兒英語機構魔力耳朵的命運同樣如此。天眼查App顯示,魔力耳朵已于10月15日正式完成了工商變更,豌豆思維成為魔力耳朵唯一控股股東,持股比例100%。此前持股42.585%的猿輔導、持股23.018%的魔力耳朵創始人金磊等均已退出股東隊列。

還有一些在線教育機構則通過裁員“斷臂求生”。

比如,曾受資本市場青睞的在線教育明星企業DaDa。據「創業最前線」了解,今年3月,DaDa有數名員工爆料稱,他們遭遇了不公平降薪、裁員,甚至被公司轉走名下會員,當時僅北京分公司離職人員就超過百人。

無獨有偶。據媒體報道,今年5月,在線留學語培機構小站教育也有多名員工爆料,稱公司要求數百名老師由全職轉為兼職。同時,在離職賠償方面還存在不合理之處。

當然,也有一些在線教育機構出于戰略層面的考慮,做出了換帥決定。

今年4月,在線教育公司小盒科技發布組織架構調整內部公告稱,由公司聯合創始人兼CPO賈曉明出任CEO,劉夜不再擔任CEO。

而上個月,樸新教育在發布的《關于樸新網校業務剝離的通知》中表示,將樸新網校從集團剝離,樸新網校原有業務將由跟誰學全面接管。這無疑意味著樸新網校“易主”。

除了“*”之外,教育圈還曾出現過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自爆”。

今年4月,好未來發布公告稱,在公司例行內部審計中發現其下屬新業務線“輕課”業務的某位員工存在違反公司行為準則的不法行為。公告提到,該問題員工與外部供應商合謀通過偽造合同及其他文件的方式虛增輕課業務的銷售收入。而輕課業務約占截至2020年2月29日的2020財年整體預計收入的3%-4%。此消息一出,也迅速引發一波熱議。

事實上,無論是*,裁員,抑或是自曝造假,更多可理解為企業的一種自救行為。而與之相對應的還有企業基于外部環境作出的無奈之舉。

今年以來,跟誰學遭遇多家知名空頭機構圍獵。其雖憑借收入持續高增長以及連續盈利的業績,先后擊退了來自灰熊、香櫞、天蝎及渾水等四家空頭機構的12次做空。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跟誰學仍處于做空機構的“監視”中,且并未消除外界對其業績高增長的質疑。未來,跟誰學還需要更多時間來自證“清白”。

當然,需要向外界自證實力的還有失意的滬江。

天眼查數據顯示,今年2月,上海佳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司法協助協議,其大股東滬江教育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價值257.3萬元的股權、其它投資權益遭到凍結,執行法院為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凍結期限自2020年2月11日至2023年2月10日。

盡管對此滬江回應稱,上述消息是關于一*前財產保全,并非對判決的執行,但該消息對滬江造成的負面影響顯然無法“抹去”。

相比滬江,海風教育及其創始人今年的境遇或許更令人唏噓。

天眼查數據顯示,今年7月,海風教育所屬公司上海風創信息咨詢有限公司被上海市崇明區人民法院公布為失信被執行人,即“老賴”。而到了11月,該公司又新增了多條限制消費令。

此外,其創始人鄭文丞也多次收到限制消費令。據天眼查,今年5月、7月、8月、9月及10月均有不同申請人申請執行與該公司的糾紛,該公司均未能按執行通知書履行給付義務,而被下發限制消費令。目前,該公司名下已累計11條限制消費令。

3

難獲客,回本慢

誠然,行業過往問題需要正視,但橫亙在在線教育機構們面前的難題顯然也不容忽視。

“在每個機構每年投入幾十億搶占市場的情況之下,大家發現新東方是沒有聲音的,為什么呢?因為我發現怎么擺模型,都有兩件事情解決不了。”日前,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在一次公開講話中如是說道。

一是獲客成本降不下來。 在俞敏洪看來,“到現在基本所有機構的獲客成本都在一年學生總收入的一半以上,56%是少的甚至有的機構到了100%,不管做的是哪個在線教育,比如說以大班模式為例,大班模式的獲課成本現在平均是3000-4000元一個學生,而一個學生一年能收到的總費用也是30004000元。”

二是續班率問題難解決。 “大家呈現給外界的數據是續班率達到80%以上,有的甚至達到90%了,也就是100個中小學生聽了他們的課后,還會有85個交正價課的學費。但是,我覺得這是為了給投資人看的,新東方用最牛的老師反復試驗,平均也就是70%左右,我相信業界的平均數不會超過75%。

續報不超過70%,這樣每續班一次學生就會流失25%,一年續報兩次流失50%的學生。如此一來,一共花掉50%的招新費用,這邊又丟掉了50%的學生,意味著一年以后學費將一分錢不剩,但是機構還要支付老師工資、科研費用、產品研發以及系統維護等費用。”俞敏洪坦言。

遭遇集體性難題的不止K12在線教育機構們,還有一眾在線少兒英語機構。

“在線少兒英語機構普遍面臨‘投產比走低’的窘境。”此前,有業內人士對「創業最前線」表示,2019年之前在線少兒英語機構廣告投放一個億,也許能收回3-5倍的銷售額,現在投放一個億,投產比能否為正都難以保證。

而如何在財務健康基礎上實現規?;鲩L,也是擺在在線少兒英語機構們面前的一大難題。

伴魚創始人兼CEO黃河向「創業最前線」坦言,今年不少K12賽道企業從初高中向下探做啟蒙教育已是常態,這已與在線少兒英語企業形成競爭,少兒英語企業如何在占據入口流量優勢上擴科擴年齡段建矩陣,延長LTV(用戶生命周期價值)是抗衡的關鍵。

除此之外,在線少兒編程機構們同樣存在集體性“煩擾”。

“專業人才緊缺成為橫亙在少兒編程機構們面前的一個難題。”上個月,有業內人士對「創業最前線」說道,目前比較難從社會上找到能運營少兒編程項目的人才,基本都得從零開始培養,而這類人才的培養顯然需要較長時間。

困擾少兒編程機構們的另一個難題則是續費率問題。要知道,長期將少兒編程作為孩子每年必學科目的家長只占少數。“有些父母讓孩子學編程,更多是為了嘗鮮,達到接觸和學習的目的就夠了,可能不會選擇續費。”

此外,缺少衡量學習評價體系也是少兒編程行業目前面臨的重要挑戰之一。

核桃編程創始人兼CEO曾鵬軒告訴「創業最前線」,很多時候青少年編程教育學習成果難以量化,亟需建立科學客觀的評價系統,可視化、直觀地反映學生在某個階段的學習情況。與K12學科教育不同,家長可以通過孩子的學習成績直觀判斷學習效果,但少兒編程學習除了等級考試和國家級賽事,暫時無法以直觀的書面成績來衡量學習效果。

當然,在線職業教育機構們的目標受眾雖是成人,但這并不意味著它們沒有難啃的骨頭。

如何提升用戶留存和忠誠度是在線職業教育機構們面臨的一大難題。一位不愿具名的在線職業教育行業資深人士對「創業最前線」表示,一方面,成人的自主性更強,他們在在線學習的過程中如果不能堅持,或者不喜歡該名老師,就會離開在線課堂;另一方面,成人有工作和家庭雙重壓力,很難堅持學習。

上述人士還提到,在線職業教育機構普遍采取的是大班課的教學方式,這會存在個性化不足以及每個學生跟老師之間互動不足的問題。

除了TO C類在線教育機構面臨集體性難題,TO B類教育SaaS服務商們同樣存在待解難題。

如何滿足客戶多樣化的需求是橫在教育SaaS服務商們面前的一道難關。百家云總裁馬義向「創業最前線」表示,不同教育細分賽道、不同客戶個性化的需求多且差異較大。此外,教培行業在交付過程中服務也十分重要,從線下到線上,會有大班課、小班課及一對一等多種場景。“目前,教育SaaS服務商在復原線下教學場景到線上還不夠完善,保守估計現在只實現了20%-30%。”

教育SaaS服務商們的另一道難關則來自于新技術涌現帶來的成本壓力。馬義表示,課程體驗直接影響教育機構的口碑和學生留存率,所以客戶在選擇音視頻技術提供商時,勢必會將產品和技術實力放在第一位。不管是音視頻底層技術,還是AI、5G等新技術,在技術跟進方面,都需要投入大量的試錯成本。服務商們要把握技術的特點、做產品預判,都需要極大的成本。“如果你預判錯了,就無法跟上客戶和行業的腳步。”

4

結 語

誠然,在線教育的瘋狂讓外界對行業保持著極高的關注度,也確實吸引著大量優秀人才涌入。但毫無例外的是,瘋狂總會過去,理性終將回歸。

最后,送上教育人眼中的在線教育2020:

火花思維創始人兼CEO 羅劍

2020年疫情揭露了兩大現象——其一,學生天然有在線學習的需求;其二,資本由于缺乏優質標的,因此大量涌入在線教育賽道。

在這兩者的助推下,2020年是在線教育加速分化的一年。目前馬太效應已十分明顯——頭部機構融了巨額資金,在有足夠底氣打磨產品的同時,也有很大決心做前端的獲客和品牌;而中小型在線教育公司在頭部機構的壓力下,無論在課程開發上還是前端獲客、品牌上,都已難以跟進。

2021年將會延續這樣的分化——頭部機構加速前進,甚至邁入IPO,中小型機構被淘汰或并購。而前幾年通過燒錢獲得一定學員規模和資金儲備但模型不健康的機構則會選擇加速轉型。

伴魚創始人兼CEO 黃河

一直以來,在線教育就是一個朝陽行業,不過今年由于疫情影響,進一步催生了整個行業的快速發展。具體表現在資本持續看好、頭部競爭加劇及入局門檻變高等。這些表現說明了在線教育目前的競爭格局已經愈發明朗,資本多往頭部聚焦,且數額大、筆數小。腰部、尾部的公司已經在被逐漸淘汰,呈消失勢態,對新入局者來說,行業門檻變高。

2021年,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的競爭格局將會更加清晰,只剩下頭部玩家的角逐,競爭也會更加激烈。比如,K12領域會加大對啟蒙、低齡段的布局,在線少兒領域慢慢會往K12、高齡段布局,整個行業將開始呈現全年齡段、全學科覆蓋的趨勢,在這個過程中,也將出現越來越多的創新差異化打法。

核桃編程創始人兼CEO 曾鵬軒

2020年,疫情的發生極大促進了在線教育的普及,讓大量過去對在線教育不了解、不接受的家長,開始體驗在線教育,習慣在線教育。如果說過去接受在線教育的家長占20%,經過這一波市場教育,這個數字很可能會變成50%。而我國少兒編程行業在趨勢和政策的驅動下,逐漸取得社會認可,獲得了越來越多家長的關注。

2021年,在線教育的滲透率會進一步提升,特別是下沉市場。相比競爭激烈的一二線城市,三四線城市下沉市場有著更大的開發潛力,或許會成為在線教育機構的挖掘重點。但這也給行業帶來了一些挑戰。就核桃編程而言,目前我們三線及以下城市的用戶占比約30%。

與此同時,在線教育行業的集中度也會進一步提升,市場資源在向頭部企業傾斜聚攏,行業馬太效應愈發凸顯,部分企業也將在行業洗牌中面臨市場的優勝劣汰。

對啊網創始人兼CEO 欒建莛

從在線教育整體市場來看,2020年是在線教育在競爭紅海中重新洗牌的一年。資本市場看好,巨頭紛紛入局,流量爭奪大戰……在線教育似乎在資本寒冬中迎來暖陽,但越來越多的入局者也讓在線教育這條賽道過分擁擠,甚至陷入內卷,而資本的傾注和廝殺也讓賽道逐漸呈現出馬太效應。

但相比K12和少兒教育,職業教育賽道相對寬松,受眾面廣。對啊網目前已拓展財會、教師和自考等十四大泛職場教育品類,總注冊用戶數2800余萬,總裝機用戶數超5000萬,用戶數連續3年高速增長。我們相信,全科競爭將會成為未來職教賽道的常態。2021年有可能會成為在線教育的“賽點之年”,作為局中人,我們秣兵歷馬,拭目以待!

百家云總裁 馬義

疫情帶來的“場景線上化”,讓各行各業對在線音視頻服務需求出現爆發式增長,也讓支撐線上服務的底層技術日益受到重視。對教育領域而言,這種變革尤為強烈——年初的停課不停學為教育行業帶來了流量洪峰,也將在線教育行業推到了臺前。

一方面,受大環境影響,未來教育SaaS賽道將進一步發展,行業增速將達到50%以上,甚至可能會更高。另一方面,線上化將從單純的采用一套直播工具,到教輔過程全面線上化轉變。未來教育內容、教育交付環節及運營服務等都會進一步融合迭代,產生新的業務形成線上化閉環。

藍象資本創始合伙人 寧柏宇

2020年的疫情讓在線教育成為教育消費者和教育供給方的新共識,頭部項目吸引到海量基金入局,勢必會帶入更多優秀人才進入教育產業。教育產業競爭加劇,各個細分領域都開始有優秀人才關注,在線教育的早期投資標準迅速提升。

2021年開始還會有在線教育公司登陸資本市場,繼續吸引資金,提升行業標準,同時溢出優秀人才,繁榮創投市場。5G基礎建設會在2023年前完成,可能帶來全新的空間互聯網機會,教育作為其中的重要主題會有更多數字化的延展空間。K12教育的新玩法,職業教育次第發展、教育產業企業服務和學校數字化服務被資本市場驗證,都會帶來新的投資機會。

北塔資本創始合伙人 沈文博

用三個詞,描述我眼中的在線教育2020——巨門化祿,冰火兩重天,短視頻直播教育元年。

巨門化祿:在恐慌彌漫信心匱乏的疫情初期,那些為“停課不停學”提供了品牌安全感和規?;瘧苯M織能力的頭部在線教育企業,收獲了用戶和資本的雙重青睞,馬太效應明顯。

冰火兩重天:相對應的,那些即便沒被疫情擊穿業務,但未能在一二級市場獲得資本加持的玩家,將進一步被頭部甩開身位。

短視頻直播教育元年:2013伊始的“互聯網+教育元年”至今,“互聯網+”的創業與資本浪潮已入中局,2020我們定義為“短視頻直播+”與教育結合的元年,下一個7年的后浪,才剛剛開始。

2021年,相信會有更多互聯網教育前浪公司上市或并購發生,給過去7年的創業和投資有個階段性交代。

真格教育基金創始合伙人 葛二爺

2020在線教育行業關鍵詞一是大額融資,在流動性泛濫下的資產荒背景中,頭部機構拿走83%的資金。教育創業投資高潮已過,PE和VC開始批量掃貨、打掃戰場;關鍵詞二是獲客大戰,但結果是虧損持續與CR4(行業前四名份額集中度)集中度首次擊破10%;關鍵詞三是倒閉與新生。在線教育和教育科技公司月新增2萬家,教育行業不斷裂變出新供給者;關鍵詞四是教育OMO。OMO的核心是融合,一定不是線下向線上遷移或在線向線下賦能,而是在供需連三端達成效果和效率的最優解。

在線教育未來可期,因為技術影響教育才剛剛開始,同時教育是價值的創造,任何一個覆蓋百萬用戶的市場都值得去創業和投資。此外,教育是一個永遠沒有被滿足的市場,任何看似已經有頭部機構的市場都可以從師資、內容和交付場景新供給切入并切走份額。

文章轉自公眾號:創業最前線(ID:chuangyezuiqianxian),作者黃燕華。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文章

  • 優路教育:以教學創新、技術研發、服務升級為驅動力

    2023年,隨著市場經濟回暖,“保就業,穩增長,穩居民收入”成為社會發展的重要任務。自2022年下半年開始,基礎建設投資政策密集發布,利好政策暖風頻吹。而“擴大內需”戰略目標的實施,也將著力點放在了制造業和新老基建方面。水利、公路、市政等板塊均迎來了新的利好政策,相應的,人才需求的提升已經發展成為新

    標簽:
    在線教育
  • 為打造更適應用戶需求的產品及助力職業理想,優路教育不懈努力

    3月25日至26日,對很多建筑行業的從業人士來說,是個忙碌的日子。2022年度一級建造師資格考試(補考)如期舉行,多個地區的考生紛紛走進考場。2022年,受疫情等因素影響,很多地區發布了一級建造師考試計劃延緩公告,多地一建考生的備考時間也被拉長。為了幫助延考考區的考生正常備考,優路教育推出了專門針對

    標簽:
    在線教育
  • 圍繞多元化智慧課堂,優路教育為學員搭建豐富學習場景

    近年來,數字化在職業教育領域得到廣泛應用,跟隨線上教育的潮流,優路教育開展線上教學,形成了線上和線下相結合的教學模式,并不斷創新和探索多樣化的教學場景。數字化和信息化向教育行業的普及,使教學課堂場景越來越多地向線上傾斜。通過手機、電腦等電子設備,只需要連接網絡,就能足不出戶地享受到跟線下課堂同等質量

    標簽:
    在線教育
  • 多舉措維護消費者權益,重慶優路教育助力提振消費信心

    隨著經濟復蘇節奏加速,為帶動市場整體消費,著力擴大內需,今年中國消費者協會確定2023年消費維權年主題為“提振消費信心”。為進一步提振消費信心,激發消費潛力,打造更加安全放心的消費環境,3月11日,重慶市江北區2023年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宣傳咨詢活動正式啟動?!顒蝇F場重慶優路教育應邀參加此次

    標簽:
    在線教育
  • 優路教育:將聚焦質量理念,厚植于企業文化

    近日,《質量強國建設綱要》印發,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毒V要》強調,面對新形勢新要求,把推動發展的立足點轉到提高質量和效益上來,培育以技術、標準、品牌、質量、服務等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新優勢,推動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變、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轉變、中國產品向中國品牌轉變,堅定不移推進質量強國

    標簽:
    在線教育
  • 和有資源的人合作,和沒退路的人合伙

    想要成功的企業,找到一個好的合作伙伴或合伙人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如何找到一個合適的人是每個企業都面臨的挑戰。一句話說得好:“和有資源的人合作,和沒退路的人合伙”,這句話揭示了企業在選擇合作伙伴時需要考慮的兩個關鍵因素。首先,選擇有資源的人作為合作伙伴可以讓企業在業務拓展和資源共享方面受益。比如,一家

  • 做生意最重要的一個概念:流動性

    今天要和大家聊一聊商業領域中的一個重要概念——流動性。在商業領域,如何衡量一個生意的健康狀況?許多人會關注利潤、市場份額等指標,但實際上,衡量生意的最好尺度是流動性。流動性指的是一個生意的資產能夠在多長時間內變現,也就是說,它們能夠被迅速地賣出換現金。為什么流動性這么重要呢?因為流動性可以讓一個生意

  • 創業公司起步階段,如何跟大公司競爭?

    有粉絲問我,創業公司起步階段如何跟大公司競爭?其實在我看來,不僅是創業公司要跟大公司競爭,所有的中小微公司都要跟大公司競爭。怎么跟大公司競爭?我認為最重要的有三點。第一點,IP。創業公司或者說作為中小企業公司,老板一定要做IP,打造自己的超級IP,這是最重要的。因為作為大公司來說,大部分大公司老板都

  • 沒花1分錢,做到年銷1個億,他的方法所有創業者都能借鑒

    永璞是一個咖啡品牌。創業前六年,沒花過1分錢的營銷費用,年銷1個億。他們是如何做到的?看完后你也可以借鑒。第一個階段,找插畫師合作。永璞的創始人侯永璞,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視覺傳達設計專業,是一個創業者,同時又是一位設計師。所以他的朋友圈里,基本都是插畫師、設計師。自己想做咖啡品牌,但是只有30萬的啟

  • 如何搞定群主,讓群主幫你引流?

    橙橙是葵元堂絕技瘦品牌創始人。有一次,她為了引流,花幾千塊錢進入了一個高端社群。進去之后,發現里面全部都是創業者,群里的人天天分享。橙橙想:我可不可以分享?于是她馬上去問群主。群主剛開始不答應,因為她剛剛加入,對社群還不了解,不知道她能分享成什么樣子。但是橙橙不甘心,她拉了幾個人來給她做信任背書,讓

  • 數字時代的真正地主,是手機廠商

    看著這樣的分配比例,很難不覺得“蘋果稅”與“安卓稅”頗有點“古風猶存”的意思。

  • 實體店生意不好做,是直播帶貨造成的嗎?

    有粉絲留言:秦剛老師,針對當下直播帶貨熱潮,您有什么看法?我來說說我的觀點:很多人都覺得生意不好做,特別是實體店的生意不好做,是因為直播帶貨造成的,我認為不是這樣的,我覺得直播帶貨是一種非常好的形式。為什么很多人愿意在直播間買單?很簡單,因為用戶在直播間買單,不是為這個產品而買單,而是為這個人而買單

    標簽:
    直播帶貨
  • 做事糾結的人當不了老板

    有粉絲留言:秦剛老師,有人說做事糾結的人當不了老板,您怎么看?做事糾結的人也能當老板,但是當不了一個好老板,一個好老板做事情真的不糾結。其實,一個好老板至少具備3點要素:第一點:一個好老板的話,他是要一言堂的。做事糾結的人,他老是征求很多人的意見,要做一件事情或者一個決定的時候,征求父母的意見、這個

  • 2024年適合創業嗎?

    有粉絲留言:秦剛老師,你覺得2024年是一個創業的好機會嗎?這個問題問的非常好,2024年是不是一個創業的好機會呢?我覺得分兩類人:如果你沒有錢、在打工,我強烈建議你不要辭職去創業。因為2024年的商業機會及兇險程度,我認為比任何時候都要高。輕易地辭職去創業的話,那很可能一下子把所有的東西都輸掉了。

  • 2024年做生意成功的5大原則

    有粉絲留言:秦剛老師,每個人做生意都有每個人的原則。我看您曾經做過的生意都很成功,那么您認為做生意有幾大原則能保證做生意盡可能的成功?這個問題非常好!我自己對做生意有幾個原則:第一,我們做任何生意都不是單打獨斗,而是需要合伙人,特別是需要股東。這一點其實最重要,就是我們要做一個生意之前,一定要把這個

編輯推薦